热门标签 国产 欧美 韩日 91 自拍 偷拍 萝莉 学妹 情侣 空姐 模特 护士 丝袜 乱伦 双飞 人妻 迷奸 强奸 巨乳 制服 剧情 网红主播 肛交 足交 口交 无码 动漫 3P SM 另类 同事 素人 超模 少妇 大奶 直播 嫩妹 学妹 美胸 COS 约炮 无套 后入 尤物 嫩逼 美腿 高跟 巨乳 萝莉 少女 乱伦 金发 御姐 偷情 乳交 拳交 下药 自慰 做爱 上司 援交 一本道 学生 野外 萌妹 摄像头 黑人 大秀 丰满 唯美 另类 露脸 特写 爆菊 炮友 白虎 淑女 女儿 孙女 偷看 滴蜡 长腿 高潮 酒店 Carib 1pon Paco 变态 性虐 护士 抽插 外围 女神 唯美 学院 白丝 黑丝 淫乱90后 会所 后门 肥臀 喷潮 美眉 粉嫩 国语 虐待 厕所 一字马 女神 大屌 女儿 姐姐 妹妹 妈妈 爸爸 办公室 连衣裙 按摩器 粉木耳 更衣室 捆绑 迷药 吹箫 爆乳 泳池 尾随 推油 ktv 迷晕 卫生间 大胸 处女 调教 灌醉 搭讪 教室 办公室 嫩模 秘书 混血 康先生 内裤哥 约哥 風吟鳥唱 C仔 轻吻 世界那么大 萝莉 露脸 特写 爆菊 丰满 炮友 全裸 插b 极品 性感 勾引 双穴 长腿 苗条 美女 闺蜜 高挑 黑丝 高潮 双女 后门 美少女 大学 高中 初中 白嫩嫩 道具 白虎 嫩妞 粉色 富二代 牛仔裤 爆操 骚逼 父亲 女儿 初恋 女友 透明 诱惑 浴室 猛插 妈妈 儿子 圣诞 厨房 厕所 发情 开放 酒店 宾馆 嫩穴 约炮 妹妹 表妹 表姐 小姨子 姐夫 沙发 翘臀 淫叫 抽插 拜金女 多水 内射 超正 淫穴 护士 大吊 医院 粉嫩 气质 长裙 短裙 喝酒 大公鸡 A片 天使 女孩 啪啪 面具 骚女 淫荡 医生 宅男 病房 房东 针孔 打炮 鲜肉 对白 家里 颜值 外围 土豪 淫乱 销魂 开档 无套 超美 女神 唯美 野性 学院派 约操 高跟 俱乐部 连衣裙 约战 白丝 灰丝 白领 爱液 娇嫩 呻吟 19岁 18岁 室友 情趣 屁眼 受虐 女王 96妹纸 咪咪 很紧 插进去 小媳妇 纹身 不雅 肤白 女孩 清纯 会所 嫩逼 淫水 后入 精油 游泳馆 淋浴

黄蓉与洪七公

黄蓉与郭靖初试云雨之欢,少年人不由得意气风发,每日守在一起,再也不肯分开,少不得日日交欢,彼此将对方的身体都熟悉的连一根寒毛的长短都了如指掌。

一天,两人正行路间,忽听得一排大树后水声淙淙。黄蓉纵马绕过大树,突然欢声大叫,郭靖跟着过去,原来是一条清可见底的深溪,溪底是绿色、白色、红色、紫色的小圆卵石子,溪旁两岸都是垂柳,枝条拂水,溪中游鱼可数。黄蓉脱下外衣,“扑通”一声,跳下水去。叫道:“靖哥哥,下来游水。”

郭靖生长大漠,不识水性,笑着摇头。黄蓉道:“下来,我教你。”

一步步踏入水中。黄蓉在他脚上一拉,他站立不稳,跌入水中,心慌意乱之下,登时喝了几口水。黄蓉笑着将他扶起,教他换气划水的法门。游泳之道,要旨在能控制呼吸,郭靖于内功习练有素,精通换气吐纳的功夫,练了半日,已略识门径。

郭靖见她在水里玩得有趣,于是脱下外衣,当晚两人便在溪畔露宿,次日一早又是一个教、一个学。

黄蓉生长在海岛,自幼便熟习水性。郭靖在黄蓉指点下,每日在溪水中浸得四、五个时辰,七、八日后已能在清溪中上下来去,浮沉自如。

这一日,两人游了半天,兴犹未尽,溯溪而上,游出数里,只见四下寂静无人,只有水中游鱼自在的游玩,那黄蓉被眼前的意境感动,不禁又激起了内心的情欲,只见她顽皮地钻入水中,半晌不见踪影,郭靖正在张望寻找,突然觉得腰带一松,裤子滑落水中,接着自己的鸡巴被一只小巧的嫩手握住,郭靖急忙叫:“蓉儿,别胡闹,这是在水里。”

但黄蓉哪里听的到,在水中把玩着阴茎。

郭靖看见水中朦朦胧胧有黄蓉的影子,也玩心大起,钻入水中去脱黄蓉的衣服。黄蓉急忙游开,两人在水中互相追逐,不一会儿,郭靖的衣服便全被黄蓉剥光了,古铜色的裸体在水中显得更为健壮。而郭靖的水性远比不上黄蓉,正自着急,黄蓉忽然慢下来身形,让郭靖捉到她。

郭靖心知黄蓉是有意的,于是将黄蓉的衣服脱了个精光,只见黄蓉白白的身体在水中如一条美人鱼般灵巧的围着郭靖穿梭,看得郭靖眼花缭乱,只觉得她的手在自己身体上到处地摸着,刺激的郭靖胯下的阴茎硬硬的挺立着。这更方便了黄蓉的袭击,她一会儿摸他的脊背、一会儿摸他的大腿,一会儿套弄他的阴茎、一会儿又摸住他的两个卵蛋不放,忽然郭靖觉得黄蓉在水中竟将他的阴茎用嘴含住,他忍不住将阴茎抽动起来。

良久,黄蓉才浮出水面,拥着郭靖的身体亲吻着,郭靖这才有机会用手去抚摩黄蓉那湿湿的身体,两人吻了片刻,黄蓉推开郭靖,向一旁游去。在离开郭靖不远的地方,黄蓉停下身子,平平的躺在水面上,她那美丽的身体漂浮在水面,黄蓉的脸蛋儿红扑扑的,美丽的双目紧闭,瀑布般漂亮的黑发披散在水面和脸庞上,赤裸的胴体上发出梦幻般的美丽光泽,坚挺柔嫩丰满的乳峰高高耸立着,晶莹剔透的玉嫩肌肤上水滴淋漓、肌肤腴润,衬着少女那白嫩身体的美丽的曲线更显迷人。两条雪白的大腿自然的伸直,浑圆雪白的臀部,那最纯洁隐秘的部位上神秘的三角花园,在余晖之下一览无遗。

突然,郭靖看到黄蓉对着自己将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大大的分开,整个阴户一览无遗,被水打湿的茂盛的阴毛柔软如丝绸般帖服在雪白肌肤上。郭靖咽了一口唾沫,一个猛子扎下去,然后在黄蓉两腿之间钻出来,伸手握住了黄蓉那两个丰盈可握的玉乳,用大拇指在黄蓉那娇嫩的乳沟间滑动着,两根手指夹住了黄蓉的粉红乳头使劲的夹弄着,黄蓉只觉得自己那勃起的乳头上又是痒又是酸,不禁“啊”的叫出声来。

黄蓉将美丽的阴部凑到他面前,两条雪白的大腿自然的缠上了郭靖的身体,那最纯洁隐秘的部位紧紧的贴在了郭靖的脸。她那丰满的肉户完全暴露出,莲瓣微张,如晨花带露,肉缝内外尽是乳白的淫液,但随即便被水冲淡了。

她的玉腿环抱郭靖的背脊,郭靖低下头轻吻她的肉缝上方开端处,即将舌伸入缝,黄蓉的肉缝已相当湿润,郭靖上下舔弄。她的呼吸开始加快,郭靖再继续舐吮。过了片刻,黄蓉已经完全的陶醉了,她将腿向外分移,以便郭靖可舔舐整个阴户。

郭靖将头半埋入她的大腿间,舌头移向肉缝下方,用手分开肥嫩的肉瓣,舔舐黄蓉体内流出的爱液。爱液中发出特殊的少女芬芳气息,淡甜稍带咸味,十分可口。他的舌头在肉缝中找到她的阴蒂,用舌拨弄几次,便用嘴唇含住这颗小珍珠,用舌尖顶住,快速来回拨弄。黄蓉不停的耸起玉臀,将阴部凑上来,让他舐吮。

黄蓉轻声地呻吟着,不禁性欲大张,忽忽地喘着粗气,直起身形,将郭靖抱住,沉入水中。在水中,将自己的身体缠绕在郭靖的身上,找到郭靖那挺直的阴茎,深深地插入自己的阴道,两人搂抱着重新浮出水面,身体协调着在水面上翻滚着、抽插着,黄蓉欢叫着,体内流出的淫液和郭靖射出的精液漂浮在水面。

就这样,两人在水中尽情地交欢,黄蓉一次一次地达到高潮,郭靖也射了好几次。两人直到玩得尽兴,这才搂抱着一起向岸边游去,一路上,郭靖的阴茎始终没有从黄蓉体内拔出。

小睡片刻,天边渐白,江边农家小屋中一只公鸡振吭长鸣。黄蓉打了个呵欠醒来,说道:“好饿!”

便发足往小屋奔去,不一刻腋下已夹了一只肥大公鸡回来,笑道:“咱们走远些,别让主人瞧见。”

两人向东行了里许,小红马乖乖的自后跟来。黄蓉用峨嵋钢刺剖开了公鸡肚子,将内脏洗剥干净,却不拔毛,用水和了一团泥裹住鸡外,生火烤了起来。烤得一会,泥中透出甜香,待得湿泥干透,剥去干泥,鸡毛随泥而落,鸡肉白嫩,浓香扑鼻。

黄蓉正要将鸡撕开,身后忽然有人说道:“撕作三份,鸡屁股给我。”

两人都吃了一惊,怎地背后有人掩来,竟然毫无知觉,急忙回头,只见说话的是个中年乞丐。这人一张长方脸,颏下微须,粗手大脚,身上衣服东一块西一块的打满了补钉,却洗得干干净净,手里拿着一根绿竹杖,莹碧如玉,背上负着个朱红漆的大葫芦,脸上一副馋涎欲滴的模样,神情猴急,似乎若不将鸡屁股给他,就要伸手抢夺了。

郭、黄两人尚未回答,他已大马金刀的坐在对面,取过背上的葫芦,拔开塞子,酒香四溢。他“骨嘟骨嘟”的喝了几口,把葫芦递给郭靖,道:“娃娃,你喝。”

郭靖心想:此人好生无礼,但见他行动奇特,心知有异,不敢怠慢,说道:“我不喝酒,您老人家喝罢。”

言下甚是恭谨。

那乞丐向黄蓉道:“女娃娃,你喝不喝?”

黄蓉摇了摇头,突然看见他握住葫芦的右手只有四根手指,一根食指齐掌而缺,心中一凛,想起了当日在客店窗外听丘处机、王处一所说的九指神丐之事,心想:“难道今日机缘巧合,逢上了前辈高人?且探探他口风再说。”

见他望着自己手中的肥鸡,喉头一动一动,口吞馋诞,心里暗笑,当下撕下半只,果然连着鸡屁股一起给了他。原来这便是丐帮帮主洪七公,武林中人人仰慕的北丐。

黄蓉聪明伶俐,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便用好吃的骗住洪七公,让他教郭靖武艺。洪七公生平好吃,便答应教郭靖练几招他的绝学降龙十八掌。黄蓉使出浑身解数,为洪七公做各种好吃的,洪七公教了郭靖几招。他本想只传两三招掌法给郭靖,已然足可保身,哪知黄蓉烹调的功夫实在高明,奇珍妙味,每日里层出不穷,使他无法舍之而去,日复一日,竟然传授了十招之多。

这日洪七公吃了早点,叹道:“两个娃娃,咱三人已相聚了一个多月,这就该分手啦。”

黄蓉心中着急,转念头要使个什么计策,让他把余下三招教全了郭靖,哪知洪七公负起葫芦,再不说第二句话,竟自扬长而去。

黄蓉急忙追上去,只见松林边人影一晃,洪七公走了过来,骂道:“你们两个臭娃娃,尽缠着我干什么?要想我再教,那是难上加难。”

黄蓉叹道:“七公,你待我们这样好,现下又要分别了。我本想将来会见到你,再烧小菜请你吃,只怕……只怕……唉,这件事未必能够如愿。”

洪七公问道:“为什么?”

黄蓉道:“我听爹爹说起过您的降龙十八掌是天下最刚猛的拳,练此功的人必然是阳刚之气凝聚,因而是天下至阳,一般女子是难以承受的,七公老人家就是因此将自己的情侣活活给操死的,所以你老人家发誓不再娶妻。现在靖哥哥学到了降龙十八掌,只怕蓉儿没几天就要离开人世了。”

洪七公一听,也是一凛:“我倒是忘记了,靖儿的功力虽未到火候,但你这小丫头已经难以承受了,但你这丫头不用找我,只需找你爹,他自会教你更高明的招数对付这小子的。我老叫化从不收女弟子的。”

黄蓉说:“你骗人,你收过女弟子,穆念慈姐姐就是你教的武功。我知道你老人家也是喜欢女人的,孔夫子说:食色,性也。你如此好吃,实际上是在掩饰你的色心,只是见到穆姐姐那样的绝色女子,你就会动心,便骗她说,可以增长功力,实际是在满足自己的性欲。是不是?”

洪七公无奈地说:“就算是这样,又怎么样?”

黄蓉说:“七公,今天我就让你老人家再满足几日,蓉儿愿意以身体侍奉你老人家,只求你将降龙十八掌教给靖哥哥,蓉儿就算被你老操死,也是心甘情愿的。”

洪七公说:“好丫头,七公的心底就这么点秘密,全让你看穿了。不过我确实可以用性交来提高女人的功力,我自创了一套武功叫逍遥拳,练此拳的只能是女子,练后可以提高功力,那念慈如果不是先练了这套拳,她根本不能抵挡住我老人家的一次操。但她的根基不成,所以只三天就不行了。想想也是一件憾事,那丫头可真是个性感的美人,在床上浪的很哪。”

黄蓉说:“七公,你看蓉儿比她怎样?”

洪七公笑道:“你比她可强得多了,特别是你的体质,我看,即使不炼我的拳,你也可以抵挡我三五天,真不知黄老邪怎么调养你的,我第一次看你就动心了。”

黄蓉说:“那就开始吧!”

洪七公说:“你可是自愿的,别回头对你爹说我强奸你。”

黄蓉说:“我是为靖哥哥,不会对爹爹说。”

“那郭靖也愿意吗?”

郭靖难堪地说:“七公,我听蓉儿的话,她要怎样都行。”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教你一套‘逍遥游’的拳法,这拳法是专为女子准备的,练后可以使女子增长功力,且可以使女子体质增强,在床上抵御男人的抽插,如果功力提高,还可以在对敌时散发媚功,使敌方心神迷乱,从而克敌制胜。此拳只穆姑娘一人会使,但她功力太浅,只可做防身用,但你就不一样了,我今天用阴阳交合的法门助你来学这套拳,将使你的功力一下子提高许多。”

一言方毕,人已跃起,大袖飞舞,东纵西跃,身法轻灵之极。

黄蓉心中默默暗记,等洪七公一套拳法使毕,她已会了一半。再经他点拨教导之后,不到两个时辰,一套六六三十六招的“逍遥游”已全数学会。

最后她与洪七公同时脱去衣服,两人并肩而立,一个左起,一个右始,回旋往复,忽地两人的身形在空中结合在一起,洪七公的粗大阴茎插入黄蓉的体内,两人在空中交合在一起。洪七公运气将黄蓉的全身血脉疏通,使她一下子就领略了着套拳的真谛。只见两人真似一只玉燕、一只大鹰翩翩飞舞一般。

三十六招使完,洪七公大叫一声,精液劲射而入黄蓉的子宫深处,两人环抱着同时落地,相视而笑。

洪七公说:“你这丫头真是聪明,只一小会就将我这套拳学会了,老叫化从没有见过。今天晚上待我再好好调理调理你,你便是天下最有味道的女人了。”

晚上,黄蓉赤条条来到七公床上,洪七公将黄蓉仔细地欣赏了一回,看着她的玉体,不由得赞叹不已:“你真是武林中百年不遇的美人,老叫化不会说文邹邹的话,但你确实是美丽,老叫化今天可算是交了桃花运了。”

说完,便赤条条的趴在黄蓉身上,拥着她的玉体揉搓起来。

黄蓉心里虽然有些难受,心想自己的身体让这老叫化子蹂躏实在是大对不起靖哥哥,但为了靖哥哥的前程,自己作些牺牲是应该的,于是便放弃杂念,全心的侍奉洪七公,以讨他的欢心。

那洪七公多年没有与女人交欢,早已是欲火难耐,何况他本是粗俗之人,并不懂得怜香惜,将黄蓉的两只丰腴修长的玉腿八字分开,让阴部尽量露出且张得大大的,挺起一根特大号的阴茎,朝着她那紧紧的阴户一插,便全根尽没。黄蓉只觉阴部发痛,阴道内胀得难受,不由叫了一声。

洪七公像一匹发狂的野马奔腾在原野上,不住的起伏,一上一落一高一低,来回抽插,过了许久,黄蓉才感到阴道中有了舒服的感觉,渐渐的阴道已经痒得非常厉害,淡黄色透明粘稠的淫水有如泉水般的涌出,那两扇肥嫩阴唇也一开一合一张一收地紧紧咬着那粗大的阴茎不放。

“快……快……我……我痒……死了……哼……”

黄蓉的媚眼已经细眯得像一条缝,细腰也扭摆起来:“我……我不行了……要丢……丢了……好美……好舒服……唔唔……你……你好棒……我……我爽死了……我要上天了……出来了……哼……呜……啊啊啊……”

黄蓉全身一阵剧烈抽搐,双腿猛蹬数下,乳白色的淫精自阴道中喷射而出,只觉得以阴道为中心开始挛痉并迅速扩展到骨盆和全身,口中不停地浪叫着。

洪七公说:“蓉儿,老叫化的功夫还过得去吧?”

黄蓉喘着气说:“七公,你老人家太厉害了,蓉儿都受不了了。”

洪七公说:“我这只是试试你的身体的根基,看来你的根基的确不错,是块好材料。不知为什么,你的身体中有着超常的淫性。只要稍一刺激,便将全身的淫欲调动起来,特别是你的小穴,紧如处子,老叫化的手指插进去就觉得很紧,一般女子不会有如此紧的阴道,但弹性极好,老叫化的鸡巴由于练了降龙十八掌而威猛无比,其长度和粗壮超出一般人,但到了你的阴户中竟然你也承受的了,说明无论男人的鸡巴是粗是细,在你的穴内都会得到满足的,而且你的淫水也多的惊人,更是利于男人们采补。老叫化虽然没有与几个女人作过爱,但我学过一些法门,可以使男女在作爱过程中互相采补,久战不衰,并从而提高功力,现在我就将它传给你。”

说完,洪七公传给黄蓉一套秘诀,然后两人就按照秘诀开始了阴阳大战。

洪七公将巨大的紫色阳具举起对正犹在流着淫水、不停颤抖着的美丽阴户,他轻轻将龟头在黄蓉的阴户四周摩擦着,黄蓉被刺激得不由自主的腰往前扭动,洪七公把阳具缓缓地插进去,再抽出来,然后很有耐心地重头再来一次:九次浅浅的、一次满满的,只进入三分之一就抽出来。

黄蓉渐渐感到不耐了,她渴望七公每一次都送到底!“我……要……啊……啊……快……快……”

终于黄蓉忍耐不了,娇喘的扭动腰部,呜咽着叫着:“七公……给……我吧……我不行了……”

洪七公不语,只是不停地在黄蓉的小穴边缘出出进进。黄蓉终于彻底地崩溃了,顾不得郭靖就在旁边的房间,大声地叫道:“情哥哥,亲丈夫,好师父,快操我吧!”

这时洪七公才用他那巨大的肉棒,冲刺她那已经彻底被唤醒的阴道,鼓动着雄壮的身体猛烈地全部抽出来,猛烈地又全部塞进去!每一次都连根尽没。黄蓉觉得洪七公的阴囊一次一次地拍打着自己的屁股,而阴茎则每一次都顶在自己的肉壁深处,让黄蓉爽到飞上天去,又飞到九霄云外。

“对……快……快……啊……轻……一……点……就是……那里……啊……啊……”

淫液流满了两人的私处,每一次的冲刺,都使淫液发出“噗叽、噗叽”的摩擦声!欲死欲仙的感觉让黄蓉不由全身痉挛,不停的颤抖,叫喊着:“好……好……师父……我……我……要死了……”

高潮一次接一次到来,每一次都比上一次还要刺激,一次比一次还要爽快!

两人激战了半夜,黄蓉终于顶不住了,她用两条大腿紧紧夹洪七公的身体,全身如同筛糠一样拚命地抖动着。接着,她全身猛地向上一挺,全身肌肉紧绷,身体弯成弓形,并不停颤动,双手抓紧洪七公的身体,张大了口,发出极度痛苦的“噢……”

声,淫水如同喷泉一样自阴道深处直射而出,将洪七公的阴毛弄得粘粘的、湿湿的。

几乎同时,洪七公也大叫一声,精液喷射而出,竟然连喷十几股,黄蓉的阴道顿时被灌的满满的,两人同时达到了快乐的顶点。

洪七公笑着说:“蓉儿,你的确了不起,竟然让我也泄了,这是老叫化自打练成降龙十八掌后从没有的事,让我好爽。”

黄蓉爬起来,看着两腿之间流着的分不清是自己的淫液还是洪七公的精液的粘稠的液体在缓缓的向下流淌着,赶紧按照洪七公所授秘诀,运功将其吸收,只觉得浑身的疲劳荡然无存,浑身清爽无比。而再看洪七公却坐在一旁并不运功,便问洪七公原因。

洪七公笑着说:“我的功力已经用不着再费那事,在交合中就已经作过了。你还需要再提高功力才可以作到。”

黄蓉恍然大悟。

从洪七公房内出来,黄蓉回到郭靖身边,郭靖爱惜地将黄蓉搂在怀里:“蓉儿,你受委屈了。”

两人紧抱着对方,又一次亲吻、抚摩。

郭靖的阴茎涨大起来,黄蓉知道他的心思,但自己实在没力气在与他交合,又不忍让他伤心,便用嘴将郭靖舔弄了一回,将精液吞下,两人才搂抱着睡去。

第二天,洪七公继续叫郭靖练拳,而黄蓉则接着做美味给他吃,晚上,洪七公与黄蓉在床上修炼。

如此过了数日,郭靖的降龙十八掌终于学成,而黄蓉也已经与原来有了大不同。她的身体更加成熟了,她的两个乳房更加丰满,臀部更显肥大,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诱人的气息,令所有男人见到她都会忍不住流口水。

洪七公对黄蓉、郭靖说:“好徒儿,如今我们真的要分手了,靖儿的拳法已学成,蓉儿也已经不用再担心靖儿的鸡巴了。当今天下,只有少数几个人能在床上将你斗倒,这便是东邪、西毒、南帝、老顽童周伯通,再加上师父我等,其它人就算武功强于你,但一到床上,便会被你迷倒。加上你的聪明和靖儿的武功,所以普天之下,你们小两口已经是鲜有敌手了。过几日,我去桃花岛向黄老邪提亲,让你们小两口如愿以偿,也算是报答蓉儿对我的这些日的侍奉。靠了你这丫头,我老叫化的功力又进了一层,恐怕你爹爹已不是我的对手了。”

说完,一声长啸,便没了踪影。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如果妳是該影片的版權方或所有者而要求刪除影片,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