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国产 欧美 韩日 91 自拍 偷拍 萝莉 学妹 情侣 空姐 模特 护士 丝袜 乱伦 双飞 人妻 迷奸 强奸 巨乳 制服 剧情 网红主播 肛交 足交 口交 无码 动漫 3P SM 另类 同事 素人 超模 少妇 大奶 直播 嫩妹 学妹 美胸 COS 约炮 无套 后入 尤物 嫩逼 美腿 高跟 巨乳 萝莉 少女 乱伦 金发 御姐 偷情 乳交 拳交 下药 自慰 做爱 上司 援交 一本道 学生 野外 萌妹 摄像头 黑人 大秀 丰满 唯美 另类 露脸 特写 爆菊 炮友 白虎 淑女 女儿 孙女 偷看 滴蜡 长腿 高潮 酒店 Carib 1pon Paco 变态 性虐 护士 抽插 外围 女神 唯美 学院 白丝 黑丝 淫乱90后 会所 后门 肥臀 喷潮 美眉 粉嫩 国语 虐待 厕所 一字马 女神 大屌 女儿 姐姐 妹妹 妈妈 爸爸 办公室 连衣裙 按摩器 粉木耳 更衣室 捆绑 迷药 吹箫 爆乳 泳池 尾随 推油 ktv 迷晕 卫生间 大胸 处女 调教 灌醉 搭讪 教室 办公室 嫩模 秘书 混血 康先生 内裤哥 约哥 風吟鳥唱 C仔 轻吻 世界那么大 萝莉 露脸 特写 爆菊 丰满 炮友 全裸 插b 极品 性感 勾引 双穴 长腿 苗条 美女 闺蜜 高挑 黑丝 高潮 双女 后门 美少女 大学 高中 初中 白嫩嫩 道具 白虎 嫩妞 粉色 富二代 牛仔裤 爆操 骚逼 父亲 女儿 初恋 女友 透明 诱惑 浴室 猛插 妈妈 儿子 圣诞 厨房 厕所 发情 开放 酒店 宾馆 嫩穴 约炮 妹妹 表妹 表姐 小姨子 姐夫 沙发 翘臀 淫叫 抽插 拜金女 多水 内射 超正 淫穴 护士 大吊 医院 粉嫩 气质 长裙 短裙 喝酒 大公鸡 A片 天使 女孩 啪啪 面具 骚女 淫荡 医生 宅男 病房 房东 针孔 打炮 鲜肉 对白 家里 颜值 外围 土豪 淫乱 销魂 开档 无套 超美 女神 唯美 野性 学院派 约操 高跟 俱乐部 连衣裙 约战 白丝 灰丝 白领 爱液 娇嫩 呻吟 19岁 18岁 室友 情趣 屁眼 受虐 女王 96妹纸 咪咪 很紧 插进去 小媳妇 纹身 不雅 肤白 女孩 清纯 会所 嫩逼 淫水 后入 精油 游泳馆 淋浴

柯南同人

一个初夏的午后,灰原打了通电话给我,说她对于ATPX—4869的解毒剂研究有了重大突破,要我过去协助她做一些实验。

我马上以温习功课为名,向小兰姊姊交代了几句之后,飞奔至阿笠博士的家。

由于阿笠博士这几天都因出席一个重大的年会而不在家,整个实验室只剩下灰原一个人,显得有一些冷清……灰原指了指桌上的试管说道:工藤,这是我最新做出来的解毒剂!我看了一下,密封的试管中装着透明如水的液体,不禁问道:这也是参考白干的成分调制出来的吗?灰原说道:没错!我们所喝下的毒剂,原本是以促使细胞自杀带活性化,进而达到杀人与清除尸体的目的……现在我调制的解毒剂,就是利用相反的作用,增强细胞的生命力来使我们的身体恢复原状。

我问道:那白干就是因为有这样的作用才能使我们短暂地复原吗?灰原回道:可以这么说,不过白干是混和的溶液,因此效用当然会大打折扣。

而且白干中的有效成份量太少,所以只有第一次使用有效,而后身体会开始产生抗药性,所以没摄取到相当的量便不会产生效用……我指了指桌上的试管续问:那这些是……?灰原说道:由于还有一些不确定的因素,必须以人体实验才能得到更精确的资料。

这次就是为了请你作实验的助手,帮我记录实验结果。

我惊道:难不成你要以自己作为实验品?不行!万一出了什么差错,解药岂不是永远做不出来了!?灰原道:不用担心,我们轮流测试这些试作品……不过有一点我必须先声明,这些解药可能会有意料不到的副作用,你可以先考虑一下,再决定是否接受。

我看了看灰原的表情,微微笑道:就算我拒绝,你还是会独自做这个实验吧!灰原不答,只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我毫不犹豫地喝下第一支试管中的液体,过了几分钟后,身体也没出现什么变化。

灰原说道:你的身体曾经恢复过两次,可能是这支试管中的剂量太轻,所以对你已经无效。

接着该我了……喝下第二支试管中的药剂之后,灰原却像是中暑一样:双颊泛红、全身冒汗,没多久就昏倒了。

我紧张地将她抱到她的床上,只觉得她的身体像是发烧似的滚烫,连忙解开她的衣襟,将室内空调的温度调低,并拿了条毛巾轻轻地擦拭她身上的汗水。

过了十几分钟,灰原终于苏醒过来,看着我担心的神情,微微一笑:我没事,只是觉得有点累,休息一下就好了!我仍不放心地问道:真的没关系吗?要不要吃些解热剂?灰原道:不用了,麻烦你给我一杯水,我只要在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

当我从厨房拿水回来时,灰原已经换了睡衣坐在床边。

我让她依偎在我的胸前将水喝下,然后帮助她在床上躺好,柔声道:好好休息吧!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这时看见她原本已恢复正常的脸色,突然闪过一抹嫣红,不住问道:你还好吧?怎么脸色又变的那么红?灰原却突然转过头去,像是有点生气地说:没……没事啦!我要睡了!我被她的态度给弄糊涂了,不过看见她没事的样子,着实放心了不少。

拿着毛巾跟杯子,离开了那有着淡淡幽香的房间。

正要收拾桌上的器具时,门铃恰好响起;开门一看,原来是小兰来了。

由于叔叔去参加一个老友间的聚会,再加上博士也不在,因此她干脆来这里张罗我们三人的晚餐。

只听她说道:柯南,怎么没看见灰原呢?我简单地交代了一下灰原的情况,小兰探视过灰原之后,才放心地到厨房去准备晚餐。

我趁着这个机会,连忙将桌上的试管收走,却没想到一个不小心,其中一支试管竟摔破在地上。

小兰见状,伸手阻止了我要清理玻璃碎片的举动,说道:柯南,你有没有受伤?这个我来收拾就好了,你到客厅去玩吧!说着便蹲下来清理地上的碎片。

此时我突然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自地上的水渍中散发出来,身体突然感到有一点发热。

看看一旁的小兰,似乎也有跟我一样的反应,甚至有一点头昏的感觉。

我问道:小兰姊姊,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小兰回答: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有一点头昏,可能是最近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

看着她步履蹒跚地走向客厅,整个人好像随时都会倒下来,我急忙将她扶到客房,关心道:小兰姊姊,你还是先躺一下,晚餐等一会再弄吧……我跟灰原下午吃了很多东西,现在还不饿。

小兰的身体状况似乎真的很不好,点了点头,一言不发地任由我将她安顿在客房的床上。

替小兰盖上了被子后,我迅速地将厨房的残局收拾好,再回到客房看看小兰的状况。

刚踏入客房,阵阵的呻吟声传入耳中,带给我无比的震撼。

转头一望,床上的光景更是勾人慑魄:被子已被踢乱,仅有其中的一角勉强盖着小兰的纤腰;上衣的胸扣几乎全开,当中的春光若隐若现,似是要夺衣而出;下身的裤裙上翻,丰满的大腿几可一览无遗;白晰健美的双腿相互摩擦,不停地在床单上制造新的绉痕;一手轻扯着领口,像是要设法散去身上的火热,另一手则在小腹及双腿间游移,不知是想要遏止骚养的感觉,还是想要追求更多的刺激。

呻吟声与喘息声自樱桃小口中传出,不住地撩拨着我的心弦;迷离的眼神与魅人的神色更是充满诱人的刺激,引导着我步向床上的女神……温柔地解开了小兰的外衣,一阵香气迎面而来。

洁白无瑕的清丽娇躯,在内衣的遮掩下仍藏不住她的美丽。

我现在的身体虽然是个小孩子,但是仍感到口干舌燥、全身发烧;久未勾起的情欲,在心上人玉体的挑逗下,再度炙热地燃烧起来。

紧张而又兴奋地伸出右手,轻轻地抚摸小兰粉嫩的脸颊,火热的肤触自掌中直达心坎。

小兰感到有只手正在自己滚烫的脸颊上滑动,勉力睁眼一看,朦胧中似乎见到新一的身影,积压多时的思念猛然暴发,举臂欲搂住我的脖子,说道:不要再离开我了……我要永远跟你在一起!!听到心上人如此深情的告白,我也忘记了自己现在是柯南的身份,低下头去,以深情的一吻来回应。

唇舌传来的温柔触感,使小兰的神智暂时回复清明。

当她发觉眼前的人不是新一而是柯南的时候,心中惊骇无比!小兰是一个保守且贞操观念很重的女孩,在学校的人缘不错,但总是会无意间与其他的男性保持距离;父母分居之后,一方面为了照顾父亲的生活起居,一方面又想让父母言归于好,使得她根本无暇在感情方面做太多的尝试。

再加上我与小兰从小就玩在一起,十多年的感情使外人根本没有介入的空间。

虽然我们彼此都不承认,但是对于彼此的感情在心中早有了默契;当圆子平常揶揄我们的关系时,虽然我与小兰总是会忙着辩解,但是心中却带有一丝喜悦。

不过我们的关系虽然亲密,但却谨守分际;小兰不希望在婚前有任何越轨的行为,而我也不愿强迫她;最多也只有在我被变小前的那个圣诞夜接过一次吻—我们的初吻。

眼前正吻着自己的人,虽然是一个小孩子,但毕竟不是新一!大惊之下,急着想把柯南给推开,但是身体中的火热感觉,却让自己使不出什么力气,同时自己的意识也正一点一点地被酥麻的感觉给吞蚀。

小兰既羞且惧,在我俩的嘴唇分开时说道:柯南……不可以这样!不可以对小兰姊姊……唔……我再度封上了她的小口,当我的舌头擦过她滑嫩的香舌时,迷醉的电流再度冲击着她那因药效而感到兴奋的娇躯,使她仅存的力气霎时消逝地无影无踪;原本勾在我后颈的双臂,如今已无力地摊平在床上;玲珑的小口也只余阵阵的娇喘,难以再发出任何的拒绝……我的手沿着小兰的玉颈往下,徐徐地攀上胸前鼓动的双峰,有如替舌头作前导探路的工作。

因紧张及兴奋而略带颤抖的双手,笨拙地解开了她胸前的束缚。

小兰无力的一声惊呼:啊!……不可以……!!将因凝视着美景而出神的我给唤回神来。

小兰的胸部并不能算大,但是却细致玲珑、秾纤合度,并有着青春年少的坚挺。

阵阵的喘息,使酥胸不停地震动;兴奋的刺激,让峰顶的蓓蕾更添娇艳. 双手轻柔地抚慰,似要平复双峰的活动,但却引起更激烈的反应。

我深怕弄痛了小兰,双手不敢太用力,尽可能用我最温柔的方式,感受她双乳的一切。

当双手游遍了双峰的美景,完成了探索的任务,舌头也开始了它的旅程。

告别了小兰的香舌与檀口,沿着双手所开拓出来的路线,向洁白的玉峰前进。

周身的火热,令小兰的身上漫布着一层薄汗,为移动中的舌头提供一股淡淡的咸味,让我的舌头在品尝过小兰口中甘美的津液后,得到另一种的享受。

我小心翼翼地描绘着双乳的形状,仔细地让我的唾液与小兰的香汗交流;每一次肌肤与软肉间的磨擦,都发给小兰欢愉的电流,一次又一次地冲击着她的神经,让她的意识飞向更高的高峰。

终于,我的舌头攀上了其中一座顶峰的蓓蕾,细细地品味这鲜美的果实;一股强烈的快感袭来,让小兰沉醉于顶峰的愉悦,享受着置身云端的舒畅……我知道,这里绝不是旅程的终点!尝过了双峰的白晰粉嫩、以及蓓蕾的殷红坚挺,我必须再度前进,继续探索这清丽的无瑕玉体。

如同辞行一般,舌尖依依不舍地擦过双峰上的红实,移往下一个目标。

舌头从小兰的胸部顺势往下,在白晰的身体上留下一道湿润的痕迹。

通过她的纤腰之后,我故意转了个弯,在她光滑的大腿上流连一番。

小兰的轻喘似乎得到了缓和,像是因为避开了尴尬的接触而放松。

微弱的字句断断续续地自她轻喘的樱唇中流出:啊……啊……柯南……不……不可……啊……以……啊……我们……不能再……啊……这样……下……去……啊……我并没有回话,因为此时我的舌头与嘴唇正在品尝小兰大腿的柔嫩,以及处女身上馥郁的清香。

双手温柔地分开了小兰滑腴的双腿,她虽然鼓起余力想要捍卫自己最后的一道防线,但是她的力量正逐渐融化在阵阵销魂蚀骨的感觉中;早已湿透的内裤,正沿着玉腿的曲线远离它的主人。

随着双手的开拓,舌头也逐渐朝着其中的圣地前进。

我并不急着让舌头前往朝圣,而是在途中多所停留,尽可能地收集着自圣地流出的甘泉。

小兰的呼吸慢慢地又急促起来,娇喘中隐约地可以听到:不……不要……啊……啊……柯南……啊……不……可……以……啊……啊……似乎是要对我发出最后的一丝抗议!小兰的爱液与我的唾液相互交融,替我的舌头提供了良好的润滑,也加快了我朝圣的进度。

伴随着逐渐高昂的喘息声,我的舌头终于抵达了这神圣的殿堂,轻叩着圣殿的门扉。

就在我的舌头滑过小兰的阴唇时;或许是出自处女的本能吧!她迷醉在快感中的精神突然清醒过来。

小兰暗道:柯南……对不起了!鼓起残存的余力,右手的手刀朝着我的后颈就要劈下……以小兰的空手道实力,挨了这一记非当场昏迷不可。

我当时正陶醉在她的处子幽香中,对这一击可说是浑然不觉。

就在小兰的手刀要挥下之时,我的舌头刚好擦过殿中的蜜实,她的身体如遭电击,残存的最后一点力量也随之烟消云散。

我温柔地吻上她的阴唇,品尝着这未经探访的柔嫩。

双唇相接的同时,我的舌头轻抚着她的蜜唇,同时也让我的唾液与小兰的爱液进行更亲密的融合。

小兰这时已经提不起半分力气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以阵阵的娇喘来表达自己的感受。

当舌头滑过她的阴核时,触电般的快感在她的声带上擦出美妙的喉音;我就像一名音乐家,与心爱的小兰共同演出人间最美妙的乐曲。

舌头慵懒地在小兰的阴部游移,一会儿拨弄着花瓣般的阴唇,一会儿摩擦着珍珠般的阴核,甚至还顺势滑入她圣洁的处女阴道,探访她贞洁的处女膜。

就在一声长呼之后,我的舌尖突然被大量的爱液给淹没,原来是小兰达到了她生平第一次的高潮,泄出了她宝贵的处女阴精。

刚泄身过的小兰,檀口仍不住地喘息,白晰的娇躯浮现着淡淡的粉红,更添一股媚艳之色。

床单上一大片湿痕,恰为小兰的欢愉留下见证。

看着小兰的媚态,我实在是快忍不住了。

虽然身体仍然是小学生的模样,或许是解药的作用吧,我的阴茎竟然硬挺了起来,像是迫不急待地想要一探小兰那神圣的生命殿堂。

平常的小兰是十分拘谨的,连穿着都相当保守。

虽然我们常常在一起,但是也只有到牵手的地步。

我变成小孩子后,跟她在一起的时间更长了,也只有到游泳池去的时候才能一睹她健美的身材;不过偶而在家中看见她刚洗完澡出来,身上仅包着一条浴巾的诱人模样,就足以令人兴奋良久。

如今,我心中的女神正在眼前开放她纯洁无瑕的美丽娇躯,爱液的诱人气味混合着贞洁处女的芬芳,再配上渐趋缓和的细细娇喘……这一切似乎都在向我发出邀请,要求彼此的肉体与心灵进行最亲密的结合。

长久以来的愿望就要实现,心中不禁感到有点紧张;我们两个都是第一次,身为男人的我早就在心中发誓要让我们的第一次充满美好的回忆。

慎重地分开小兰那慵懒无力的玉腿,美丽的粉红花朵在水光中含苞待放。

龟头先在阴蒂的上方一阵研磨,快感的电流再度替高潮后的娇躯注入活力,同时也为我俩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刻揭开序幕。

玉茎顺势往下,敏感而又娇嫩的前端藉着彼此黏液的润滑,流利地描绘着这贞洁花朵的轮廓。

缓缓地进入这从未有人造访过的贞洁圣地,虽然已有之前的润滑,仍可感觉到处子独有的紧窄。

龟头才刚进入,正准备要突破妨碍我俩结合的最后一道障碍时,意识已十分模糊的小兰口中勉力地吐出:新……新……一……啊……新一……啊……啊……声音虽细若蚊呐,但听在我耳中却如响雷:她还是爱着原来的我!我真的应该以柯南的身份占有她的第一次吗?一惊之下,蓄势已久的精液激射而出,全都打在小兰的处女膜上;受到这个刺激,小兰再度攀上了欢愉的高峰,意识也飞向了极乐的天国;我的阴茎则是在发射终了之后迅速软化,接着滑出了小兰那迷人的阴道……经历了生命中前所未有的快感,小兰有如置身云端,四肢无力地伸展着,全身的骨头仿佛都融化掉了。

半浊的白色液体,正缓缓地从粉红色的唇瓣间流出,在床单逐渐变干的湿迹上加上新的晕染。

虽然没有破去她的处子之身,但是自己仍是第一个进入她身体的人,也是让她尝到生平第一次高潮的人;心中暗暗发誓:下次一定要以工藤新一的身份让心爱的小兰成为女人!将小兰的衣物都穿回去后,我便到灰原的房间看看她的情况。

伸手搭上灰原的额头,入手处已不似方才那般火烫;她的脸色也恢复正常;我想解药的副作用应该已经没什么影响了。

重新帮她盖好被子,转身要离开的时候,灰原的哀鸣传入了我的耳中……我紧张地回头探视,只见灰原的双手紧抓着被子,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口中发出惊恐的呻吟声!我担心地问道:灰原!你没事吧!?看她的样子,似乎是作了恶梦,但是我也不能确定这跟解药的副作用有没有关系?握住她的双手,希望能帮助她缓和一下情绪。

或许是听到了我的声音,感到比较安心了吧!原本因害怕而颤抖的双手逐渐平静下来,紧闭着的双眼也缓缓地睁开。

我见到灰原终于醒了,忙柔声问道:灰原,你还好吧?是不是作了什么可怕的恶梦?灰原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我看她的额上都是汗水,说道:你好好地休息,我去帮你拿条毛巾来。

灰原说道:麻烦你……帮我到厨房拿水……我应道:没问题!转身步出了灰原的房间。

顺道看看小兰的状况,发现她正安稳地睡着;收慑一下心神,回到了灰原的房间。

帮灰原擦干了额上的汗水,我让她靠着我的肩膀,将水递了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解药副作用的影响,灰原看起来相当虚弱,好像一不注意就会倒下去;我轻轻地搂着她的肩膀,好让她喝水时有所倚靠。

刚将空杯子放在床边的矮柜上,灰原突然身子一软,整个人投入我的怀中。

我心中一惊,正要开口,只觉得怀中的身躯正在颤抖,像是遇到什么恐怖的情况……我没有发问,只是温柔地抱着她,右手轻轻地拍抚着她的后背,希望能平抚她心中的恐惧,同时在她的耳边低语道:没事的!不用担心!我会在你身边保护你的……!过了一会儿,灰原的情绪似乎逐渐平静下来,轻轻地挣脱我的怀抱。

平常灰原在跟大家相处的时候,感觉总是冷冰冰的。

或许是成熟的心智难以接受幼稚的行为,也可能是不愿意连累大家,而刻意与周围的人保持距离。

她的情绪几乎不会表露出来,脸上常常都是那标准表情;就算是笑,也多是略带一丝嘲讽意味的冷笑,几乎没有见过她发自内心的真诚笑容。

但是如今面前的灰原,抬起的俏脸上带着一丝笑意,参杂着一抹迷人的红晕;迷濛的眼神如无形的纤手,拨引着我的心弦。

我心想:今天的灰原感觉好可爱,好像……随即一怔:我们现在都是小孩子的外表,我怎么会对灰原的样子感到心猿意马!?但是想归想,被她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不免有些尴尬及不好意思;想说些话来解决这个窘境,没想到正要开口,温润的双唇封住了言语的出路。

双唇传来的温柔触感,再加上口中滑嫩香舌与甘美津液的刺激,使我心神一震,随即沉醉在这亲密的接触中;原本以为已熄灭的欲火,似乎因这突来的一吻而死灰复燃;双手不自觉地滑动,将灰原纤弱的娇躯搂入怀中,让彼此的身体增加更多亲昵的接触。

一股奇异的气氛弥漫在房中;两个灵魂亲热地互动,像是要挣脱幼稚肉体的禁锢,展露出一股与外表极不相称的成熟。

灰原柔顺地依偎在我的怀中,从双臂传来她的体温,甚至可约略感受到她的心跳;身上的清新与芬芳更是不停袭来,与口中的甘甜形成美妙的组合。

晕红的脸颊、紧闭的双眼,表露着羞怯与兴奋,也暗示着她的许可及期待。

我闭上眼睛,用心品味着灰原的温柔,双手缓缓地移动,准备解除横隔彼此的障壁。

当我解开灰原身上的第一个衣扣时,怀中的娇躯微微一震,玉手轻搭在我的手上,似是表达少女的矜持与抗拒,但是在舌头一阵滑润的交流后,这微弱的抵抗旋即融化在无尽的温柔中。

我们努力地用眼睛以外的感官探索彼此的身体,双手与唇舌成了我们最主要的工具,当双眼再度睁开时,映入眼帘的是灰原清丽稚嫩的玉体。

再一次的拥抱,肉体间已没有了衣物的隔阂,温热柔软的摩擦感觉引发了身体及心理更强烈的反应。

原本已平息的火焰不仅复燃,而且燃烧得更为炽烈。

原始的本能反应,完全摆脱了肉体的限制—或许是解药的副作用—阴茎已刚强地直挺着,在灰原湿滑的大腿内侧不住地游移并将沾上的爱液涂抹在它所及之处,湿润的泉源处更是钜细靡遗。

快感的刺激,让龟头微微地拨开紧闭的阴唇,直接承受圣水的洗礼;残存不多的理智,促使我发出最后的通牒,问道:……灰原……可以吗?—这是我所能做的,对灰原最后的尊重……!灰原将脸埋在我的胸前,用娇柔且细若游丝的声音回道:……笨蛋……!兴奋的俏脸同时更添嫣红。

伸手托起她羞怯的脸蛋,舌头滑入她的口中,趁着口舌相互交缠的同时,我的肉棒缓缓插入了灰原紧凑的阴道中,只觉得灰原的突然紧紧地抱着我,脸上挂着两行清泪。

一缕鲜红沿着白晰的大腿留下,我知道自己已成了灰原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

强烈的挤压感一波波地袭向我的肉棒,有如诉说着她的疼痛。

我见到她那痛苦的神色,实在不忍继续活动。

怜惜地吸舔着她的口舌,双手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娇躯,希望能减轻她的疼痛;肉棒则静静地停留在灰原那无人寻访过的幽径中,承受着内壁柔肉的排挤。

不知道是否是解药的影响?我虽然第一次完全插入女孩子的阴道中,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刺激与兴奋,但是却不像刚才跟小兰亲热的时候那样,一不小心就射了。

灰原阴道传来的束缚感,以及内壁收缩而造成的轻微摩擦感,虽带来前所未有的刺激,我却还可以忍受得住。

肉棒在各方的夹攻下更显硬挺,只以微微的抖动作为回应。

就这样过了几分钟,灰原因疼痛而加剧的喘息逐渐缓和,脸上痛苦的神情也慢慢消失,温滑的黏液滋润着这首次进入她身体深处的外客,带给我另一种新的感受。

我柔声说道:对不起……还会痛吗?灰原摇摇头,回道:没……关系,你……可以……啊……啊……我等不及听她说完,便开始下一步的动作。

肉棒先是轻轻地在阴道内滑动,将彼此混和后的润滑液涂抹在内壁的每一寸柔肉上。

肉棒上的血丝再一次地宣告灰原的贞洁已献给了我,一股莫名的感动使我更小心翼翼地呵护着怀中的玉人,双手也不时用带有血色、自结合处流出的黏液替微张的阴唇上妆。

对于都是第一次的我们而言,所有的动作几乎都是因本能而发,书上提到的那些技巧、花招,实行起来对我们而言几乎不可能。

时而温柔轻缓、时而狂野重急的抽插,或是以肉棒在阴道内画圆,搔刮着阴道的内壁……这已是现阶段的我所能做到的极限;灰原挺动她的纤腰,迎合着我的抽送,并用双腿轻抚勾夹我的腰腿,尽她所能地奉献她贞洁的玉体,让彼此的心灵与肉体紧紧地结合在一起。

彼此肉体的互动,发出阵阵欢乐的电流;从游移的指尖,抽送的性器,交缠的唇舌,摩擦的胸腹,直直地传达到灵魂的深处,让两个独立的个体短暂地融合为一。

微喘的娇吟自灰原的小口中传出,快感的电流在她稚嫩的声带上擦出美妙的乐音:啊……啊……工藤……啊……不行……啊……啊……她的呻吟,让我在视觉、触觉、味觉、嗅觉的享受之外,更多了听觉的刺激。

双手微一用力,让两人的身体更加紧贴,我的嘴也再度封上她的小口,让灰原的娇声更加模糊不清,腰部也更加卖力,加快肉棒在她阴道内活动的速度与力道。

外界的事物我已无暇顾及,脑海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尽我所能的一切,与身下的灰原共登灵欲的颠峰。

灰原的手脚倏地以前所未有的力道紧抱着我,身体一阵僵直;一口长气自她的喉间喷入我的口中,同时龟头也感到一股灼热的液体洒落其上。

受到如此的刺激,我再也把持不住,身体一松,蓄势已久的精液激射而出,冲击着灰原幼嫩的子宫与阴道。

灰原的身体第一次接纳男性的进入,在历经破瓜的痛楚之后,逐渐在体内那根火烫肉棒的引领下,尝到灵肉合一的喜悦。

下身承受着稚拙而又略带粗暴的抽插,但是对方的温柔与爱怜使她沉醉在快感的和风中,意识如同攀上一座名为欢愉的山峰,一阵努力后终于抵达了峰顶,泄出处子的阴精。

原本以为到此已是人生的至乐,身体可因此得到喘息。

没想到一道强力的热流倏地冲击着因泄身而松弛的子宫壁,阴道的柔壁同时也感受到热液的流动。

原已登上顶峰的意识,像是突然挣脱了地面的束缚,飞向更高远的天际……第一次体会到高潮的快感,全身的力气好像随着精液一同泄出。

灰原慵懒地依偎在我的怀中,让原本急促的呼吸逐渐平缓;我的双手鼓起余力,抚摸着她的背腰及大腿,尽力使她多回味一点快乐的余韵。

射完精后已软化的肉棒,依依不舍地滑出了温柔的殿堂,在微微颤抖的阴唇上喘息着;黏稠的半透明液体,自阴道口缓缓流出,将两人的性器与大腿根部弄得湿腻滑润,并在床单上晕染开一片粉红的痕迹。

看着灰原俏脸上犹干的泪痕,回味方才的激情与欢畅,心中一阵怜惜,歉然道:对不起,现在还会痛吗?我刚才……唔灰原轻轻的一吻,阻断了所有的言语;唇分,灰原以一种超乎外表年纪的柔情眼神凝视着我,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白嫩的俏脸上突然又是一片嫣红,娇羞地将小脸埋在我的胸前,在自己第一个男人的怀中,嘴角微带笑意地进入了梦乡……望着她天使一般的睡脸,强烈的疲劳使我无力顾及其他事物,只能轻搂着怀中的玉人沉沉睡去……不知道过了多久,从朦胧中睁眼一看,赫然发现怀中抱着一个熟睡中的成熟全裸美女。

伸手一看,自己的手掌似乎变大了!!再细看怀中的睡美人,长相依稀与灰原有几分神似—她不就是小哀原本的样子吗!?心中一惊:难不成……?轻巧地将灰原自臂弯移开,翻身下床;一旁的全身镜中映出一个正常高中生的形象,惊道:我不是在作梦吧!身体真的复原了!?虽然不知道这次可以回复多久,但是身体在变化的时候并不像之前那样感到强烈的痛苦,可见这次灰原的确有了重大的突破。

回望床上,志保正巧醒来;刚要爬起,被子便顺着上身的曲线滑落至腰际,胸前的美景一览无遗。

惊觉自己裸身的窘境,志保不由得一声惊呼,慌乱地拉起身旁的被子,低垂的俏脸带着羞赧的艳红。

被子经志保这么一拉,虽然遮蔽了胸前的玉峰,但是白晰的双腿却几乎一览无遗。

回复原状的志保,不仅散发着成年女性的魅力,及一股充满知性的灵秀;再加上少女娇羞的神态,床上玉体欲遮还露的撩人姿势,让我原本已软化下垂的分身,再次回复先前的坚挺。

托起志保的俏脸,温柔地吻上她的小口;口中传来的温柔触感依旧,但滋味却更显甘甜。

志保全身的骨头仿如融化了一般,软绵绵地躺了下去,柔顺地让我恣意品尝她的温润与馨香。

细心地用双手及唇舌,确认着对方回复原形后的身体。

志保胸前的双峰,更是令我流连不已;我深怕弄痛了志保,双手轻轻地柔捏,滑软的触感似乎更胜小兰;双唇沿着玉峰徐徐地盘旋,舌头也不时轻擦峰顶的蓓蕾,感受那柔嫩中的两点硬红。

探索着这熟悉中又带着些许陌生的娇躯,志保的喘息声中更多添了一丝甜腻的媚音。

分开了紧闭的双腿,缓缓地将口舌贴了上去,惹得志保娇躯阵颤,失声轻呼:……不……不行……工藤……我……啊……啊……!伸手想推开我的进攻,但在我口舌的一阵活动之后,志保的双手随即软化,无力地摊在一旁。

舌上传来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是志保纯洁证明的痕迹—一念及此,更是怜惜地用舌头清理着眼前的血痕,经过一番努力的擦拭,配合志保正涓涓流出的爱液,终于还给大腿原有的白晰,而舌头也终于抵达了湿润的泉源。

描绘着阴唇的轮廓,偶尔梳理着因体液而打湿的阴毛。

藉着爱液与唾液的帮助,舌头逐渐探入阴道内,此时突闻志保的惊呼:痛!轻一点……我感到一阵歉然,舌头更不敢另有动作;但是舌尖传来的奇异触感,显示有道障碍横亘在前方。

我心中冒出一个大问号:怎么可能!?经过刚才的亲密接触,她的处女明明就给了我,大腿及床单上的落红痕迹更是有力的铁证!但是舌尖传来的,却是不折不扣的处女膜触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舌头小心地来回滑过志保的处女膜,深怕不小心将它给弄破了;越来越多的爱液,企图缓和这两片软肉的摩擦,不停地自志保的体内流出。

用询问的眼神望着志保,只见她羞怯地点了点头。

伸手引导着早已硬挺的分身,朝志保神圣的门扉前进。

拨开了封闭的阴唇,黏滑的爱液迅速布满刚侵入的龟头。

藉着黏液的润滑,腰部微一用力,志保体内的那层薄膜逐渐被挤压、扩张,然后破裂、出血。

吻上了志保呼痛的小嘴,脸上的泪水诉说着她的疼痛,背上的抓痕也试图让我体会一点她当时的感受。

肉棒传来的紧凑与挤压感,加上划过白晰大腿的鲜血;我仿如重温灰原处女破瓜的那一刻,只是我这次占有的,是志保成熟的玉体,而不是灰原稚嫩的娇躯。

再一次的抽插,强烈的快感更胜之前幼童身体的时候。

志保的阴道依然是紧窄难行,而摩擦的触感则更为强烈;双手紧抱着对方的身躯,丰满的双乳在紧密的相互摩擦中更增压迫的快感。

肉棒在柔腻滑润的阴道中活动,将志保带往高潮的山顶。

原本无力摊开的双腿,渐渐勾上我的腰际,似是要求我进行更深一步的结合。

我们的口中已难以再发出完整的句子,只有接吻时的吸吮声或是唇分时透出的喘息声。

随着喘息声的增快,意识已逐渐攀上灵欲的高峰;我发觉自己快射精了,勉力想要将阴茎自志保的温柔殿堂中抽出,但是勾夹在后腰的玉腿却阻止了我的行动,我连忙惊声道:志保!我快不行了……你……志保闻言,双腿不仅没有松开的迹象,反而夹得更紧,同时以细若纤毫的声音说道:……啊!……没关系……如果是你……声音虽然极轻,却是如雷贯耳,彻底击碎了我心中最后一道防线;心神一松,蓄势待发的精液急冲而出,猛地冲刷着志保的子宫与阴道内壁;几在同时,志保的阴精倾泄而出,冲击着正在射精的阴茎;我们的意识一同脱离高潮的顶峰,飞向更高远的云端……再次醒来,一连串的键盘敲击声传入耳中,只见灰原正坐在书桌前面,像是忙着输入什么重要的资料。

宽松的睡衣,完全地笼罩了她娇小的身躯;镜中的自己,也显现出孩童的影像;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难道全是梦境吗?努力地想要起身,上前向灰原求证;此时灰原像是完成了工作,起身向着床边走来。

两人目光相对,夹杂着些许羞怯与尴尬。

我正要开口,一道半浊的黏液自灰原的阴唇间溢出,沿着大腿内侧流下,在些微的光线中,依稀可辨出浊液中夹杂的鲜红。

灰原嗔到:都是你不好啦……!!神色像是三分的佯怒带着七分的娇羞。

伸手捂着小腹,与我并肩坐在床边。

我开口说道:对不起!灰原……还痛吗?灰原没有回话,只是摇了摇头,然后将头靠在我的肩上。

我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伸手搭着灰原的肩膀,静静地陪他坐在床边。

灰原并没有任何拒绝的意思,柔顺地依偎在我的臂弯中。

或许,在经过了那么久时时刻刻都担心被组织发现的紧张日子,承受着随时都要准备逃亡的巨大压力;眼前这一刻,是难得可以感受到久违的温暖与心安,让早已疲惫不堪的心灵,得到短暂的歇息与宁静。

明天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既然如此,不如好好珍惜今日所拥有的一切,那怕是眨眼般的安宁,或是微不足道的幸福……清理完方才激情的痕迹,时间已接近下半夜了。

平息了亢奋的情绪,灰原开始跟我说明这次实验的成果。

灰原回复了平常的冷静,说道:关于ATPX- 4869的作用原理,相信你已经很清楚了。

我点了点头。

灰原接着说道:如今我试着将它的反应倒转,希望能因此将我们体内的毒素中和……我插口道:你是说减缓细胞自杀带活化的现象?灰原说道:原则上没错!但是对于促使细胞自杀带活化的作用原理,至今还有太多的谜团尚未解开,因此我改从促进细胞活化这个观点着手进行研究,调出了今天我们亲自实验用的药剂。

她看我露出疑惑的脸色,继续说道:然而,促进细胞活化是一件不容易,且相当危险的工作。

正常人的细胞每天都在新陈代谢,旧的细胞老化、死亡之后,新生的细胞会接替它们的位置;身体上出现了伤口,细胞也会增生以使伤口愈合;但是这些都是很平缓地进行着。

若是人体的细胞异常地活化,往往会导致细胞功能衰竭或是细胞大量分裂—也就是急速老化与癌症—两者都足以致命!!我听了心头一紧:没想到这个解药这么危险,稍有差池,不仅解不了毒,甚至连自己的命都会赔上。

灰原停了一下,接着说:今天我调出来的试验品,也是利用电脑模拟了很久,经过好多次的失败后所得到的成果。

我估计这个解药应能使我们的身体回复原状,但是药效维续时间,还有可能产生的副作用都无法预测,毕竟我们手上毫无人体实验的相关资料。

如今证实,这个解药的确有效,我们的身体的确回复了原状,而药效初步估计约能维持一个小时……我说道:这一次身体变化的时候,并没有以往那种痛苦的感觉,只是身体觉得有些发热,还有……我的脸不禁红了起来,想到了刚才欲火高张的情形。

灰原接道:由于我们体内的细胞大量增生,促使身体组织成长,可能同时也刺激了生命繁衍的本能,所以刚才……灰原的脸也红了,害羞地低下头去。

我听完她的说明,终于了解她跟小兰为何会有如此动情的反应。

望着床单上两片鲜明的落红痕迹,我心中突然明白:由于灰原的身体恢复原状时细胞大量增生的缘故,使得刚被刺破的处女膜重新再生,所以才会有第二次的落红。

不论是灰原或是志保,她的处女都毫无疑问地给了我!我不禁愧疚地说道:对不起,灰原!我不应该趁人之危。

我甚至……灰原伸手捂住了我的嘴,阻止我继续说下去,接着扑入我的怀中,紧紧抱着我,柔声说道:笨蛋……!脑中有如灵光一闪,刹那间明白了灰原的心意。

细微的声音传来:我知道小兰是你的最爱,我只希望你能给我一些温暖……望着不知何时已是泪水盈眶的灰原,深情的一吻代表了我的答覆……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如果妳是該影片的版權方或所有者而要求刪除影片,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